您现在的位置:桑舞小说网->科幻小说->荒诞推演游戏-> 第八章 山中毒虫

第八章 山中毒虫

作品名称:荒诞推演游戏 作者:永罪诗人

    收拾好东西的虞幸悄悄混进了外面坐着的队伍中,竖起耳朵偷听他们的对话内容。

    听了大概有四十分钟,他被逐渐升高的太阳晒得有些困,也将小队的人大致认清楚了。

    小队加上他一共十二个人,有两个女生,刚才和他有过交谈的叫诗酒,还挺文艺,和她的性格一点儿都不符,另一个脸蛋有些婴儿肥的叫爱丽,齐耳短发,听说擅长医疗。

    这个小队的队长,也就是进行出发动员的国字脸,大家都叫他孙哥,具体名字都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破锣嗓子是芬利,刀疤脸的平头男就叫刀疤,矮个子叫阿德,和当地的那个中年人交流的络腮胡是卢克,说话总是带着“的呀”这种语气词的叫阿龙,还有三个人虞幸没怎么关注,反正之后一起进山,总会听到别人叫他们名字的,或者找机会看一眼他们包上的名牌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和这当中最开朗,也是嘴最碎的卢克聊了一会儿,很快就套出了很多背景故事。

    这支队伍确实是天南海北凑起来的,听说,几年前孙哥辗转凑了些人,下了第一个墓,从里面捞到不少好处,跟着他进去的人只要是活着出来的,都发了一笔大财。

    这些人尝到了好处,干脆从此组成了固定的团队,跟着孙哥到处走,彼此间都有些交情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地下危险,最初那一批到现在还活着的也就三四个了,其他人都是陆陆续续经人介绍加入进来的,他们全部以孙哥为尊,基本上不会忤逆孙哥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次的墓是诗酒那边得到的消息,她派手下勘察了一段时间,通过考古和走访,确认这里确实葬着一个了不得的人物,这样的人物死后总会带着大量陪葬品,甚至墓宫本身就极有价值。

    诗酒将消息告知了孙哥,孙哥又动用他的关系打探了两个月,终于得到了比较靠谱的信息:此处的墓宫,和一座黑色庙宇有关系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曾经出过一则新闻,就是san、卡洛斯、肖雪宸他们经历了一次墓坑历险的故事,同样从里面逃出来的周庆海在媒体前把他知道的事儿抖落完了,略去了他是被卡洛斯绑架过去的事实——毕竟卡洛斯当初也算是救了他的命,而且并没有真正伤害到他。

    这件事引起了小范围关注,很快被压了下去,不过有心查还是能查到。

    孙哥已经查到黑色庙宇的事,他认为san曾经进过棺村墓坑,应该很有经验,说不定还有别人都不知道的线索,而且他是个画家,在记录这方面或许会很有用。

    于是孙哥找到了虞幸,花大价钱把他请到,放入了这次进山的队伍里面。

    虞幸把事情连接起来,总觉得当中少了很多步骤,但是他也不怕,说不定五小时后系统的背景介绍会补全他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姑且可以跟着队伍在山林中前进,起码表面上,孙哥还是很尊敬他的,在这个队伍里他不会受什么苦,而且这些人都是免费的信息源。

    一小时很快过去,一行人站起来,又检查了一边物品,便毅然绝然离开营地往连绵的山峰去了。

    山林中湿气浓重,是很典型的湿冷,虞幸没有这个推演世界的地理信息,只能在心里对这片区域的周边环境有个大致判断。

    他刚才找到了被藏在背包夹层里的手机,看到了日期,上面显示现在是六月下旬,一个非常热的时间段,能在大夏天让人觉得阴寒,可见这儿一定十分特殊。

    山中路并不平坦,唯一的被人踩出来的小道不过两百多米就没了,被野蛮生长的杂草和分布杂乱的巨树根破坏,渐渐的,树木越来越密集,属于人类社会的声音通通远去,只留下满耳朵的虫鸣和不知名的鸟叫。

    虞幸挥手挡开一簇向下延伸的树干,上面带刺的叶片在他的皮革手套上留下浅浅的印痕,他的靴子踩在坚硬的泥土地面上,猜测这里起码有一周没下过雨。

    “头儿,这地方不愧叫重阴山嘿,还真凉快。”络腮胡卢克一边走一边乐,他刚加入这个团队不久,上一次盗墓运气不错,没出多少岔子就成功了,所以他对下墓这件事没有旁人那么谨慎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还没到重阴山的范围呢,记得刚才我们在营地看到的山群不?翻过这座山,还得走个一两天,才能找到重阴山。”孙哥没说话,芬利倒是接话了。

    他用他的破锣嗓子哼笑一声,补充道:“从现在起,我们中途不出任何事儿,走到重阴山也得两三天,做好准备吧,这可不比上次那个小墓,里边儿凶险得很呢!”

    孙哥这才“嗯”了一声表示赞同,芬利虽然脾气很不好,人品也不咋地,但经验丰富,就是比其他愣头青要靠谱些。

    他手里摊着一张地图,旁边的芬利拿着指南针,现在就是孙哥和芬利走在最前面,后边儿有刀疤和阿德殿后,诗酒走在中间的左侧,络腮胡在右侧,其他人各自分散开,将虞幸和医师爱丽两个没有战斗力的保护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这队形也不是固定的,等到有事发生,他们随时可能四散逃跑,但起码现在一切正常,样子还是要做一做,显得他们正规一点。

    虞幸手里也有指南针,他们现在是在往东北方向走,横穿过脚下的无名野山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待的营地就是城市和大山的最后一条分界线,离开营地后,山里就全是没人开发的范畴了,没有本地人带路,他们只能靠着指南针往事先计算好的墓宫所在地的方向行走,完全是开荒的状态。

    头顶的树荫很好的把逐渐毒辣的阳光挡在了上面,走了约莫两小时,虞幸感到空气中多了很多小虫子,果真是不扎紧袖口领口就会被咬一身包。他眉头微微皱起,往身上喷了点驱虫的喷雾。

    “诶,san先生,能让我也喷一点吗?”一旁的爱丽凑过来问。

    她一看就是和虞幸一样,被临时塞进队伍的,虽然孙哥挑中她是因为她经常健身,在接黑活的医师里体力和身手比较出众,但她终究缺少经验,此时已经被虫子们骚扰得心浮气躁了。

    虞幸不在意地把手里的喷雾丢给她,就听见前面的芬利冷笑了一声:“跟个娘们儿似的矫情,下了墓是不是还要往尸体上喷点清洁剂?”

    芬利的嗓音太有穿透性,虽然没有指名道姓,但是针对性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虞幸轻笑一声:“这就矫情了?别急,等你看到我画画的样子,你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矫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你像个娘们儿你还真当在夸你了?好啊,下次当个婊子给老子爽——”

    “芬利。”孙哥打断他,用不满的目光看了他一眼,“别找茬,精力没处撒就存着之后墓里探索用。”

    孙哥的语气已经很严厉了,可是芬利好像一点儿也不当回事,反而声音里染上了笑意,浮夸道:“孙哥,我告诉你,我是在帮他提前适应氛围~不然到时候稍微破点皮就来嚷嚷走不了了要回家找妈妈,你受得了?哎放心吧,咱们都是刀口舔血的人,既然加入了这个队伍,没点儿心理承受能力根本就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孙哥也没再说什么了,芬利回头用挑衅的眼神看了虞幸一眼,把虞幸看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干嘛?以为说点儿屁话就能让他委屈?

    队里的其他人都默默装作没听见这些争执,一边是经验丰富的老队友,一边是重金请来的有相关线索的画家,他们都不想触两边的霉头。

    爱丽喷完了驱虫喷雾,厌恶地瞥了芬利的背影一眼,只有诗酒扬声挑眉:“我说芬利,什么帮san适应氛围,不就是你看不惯长得好看的男人吗?当婊子就别立牌坊,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她脾气火爆,一点儿也不怵芬利,当场就怼他:“平时你说什么小娘们儿小婊子的顺口了我不管你,现在我和爱丽在队伍里,希望你心里有点逼数,别找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啧,你就帮着他吧,有本事你护他一路。”芬利不快地瞪了诗酒一眼,终究是没和她吵起来,事实上他们这个队伍里相互争执吵架简直是每日常态,但谁吃了亏都不会动真火就是了,他们彼此之间多多少少都有着过命的交情,还不至于一点口舌之争都忍不了。

    诗酒冷笑,瞥了一脸淡然地虞幸一眼,没再继续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们已经深入这座山了,看高度大概是在山腰的位置,周围的树木种类产生了变化,多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草。

    一行人体力都不错,匀速前进着,刀疤时不时在树干和地面上留下记号,方便之后他们返回。

    孙哥根据手里的地图指挥着方向,虞幸一开始还很有兴趣地边走边观察身边植物,后来看累了,掏出有线耳机插上手机听起了音乐。

    他相信手机的电留着是没有用的,进山之后信号越来越差,此时已经完全消失,失去了对外通讯的功能。

    而且虞幸对推演的尿性已经很了解了,到后期哪还有手机什么事儿,估计不是即将逃命就是在逃命的路上,没什么时间能让他安逸地听音乐了,干脆趁现在好好放松一会儿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爱丽医师又靠近了他,眼里透着一丝探究,期期艾艾地小声问:“诶,听说孙哥找你是去临摹壁画的?”

    虞幸看向她,又别开视线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能临摹?墓宫里的壁画根据保存情况不同,临摹难度也有高有低,但是它们本身就已经很模糊了,有的还破损严重,我看都看不懂呢!”爱丽感叹道。

    虞幸:“你看过别的墓的壁画?”

    爱丽摇摇头:“没有啦,我只是在亲戚那儿看过拓本和照片。”

    卢克离得近,听到了她的话也凑过来加入聊天:“亲戚?你家亲戚……也是干这行的啊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不然我哪有途径来这里,还不是对这个所谓的庙宇墓宫感兴趣吗。不过我亲戚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人,他还是做倒较多。”爱丽笑起来,婴儿肥的脸一笑就显得很可爱,卢克跟着傻笑两声。

    虞幸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一个长满络腮胡的彪形大汉对一个娇小美女露出憨憨的笑容,有点辣眼睛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嘀嘀咕咕不断聊天的时候,落在后面的阿德突然“嗷”了一嗓子,吸引了全队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!?”孙哥立刻问。

    阿德拧着眉,把不知何时爬到他脖子上的大虫子揪了下来,骂道:“这虫子真会找地方,快爬老子脸上来了,老子被它咬了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咬一口吗,来,看看哥们儿的手。”刀疤笑着伸出手,他手背上都是小红点,“我被咬了这么多口都没出声儿,你瞎叫唤啥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一样,你看看,这什么虫子啊,口器这么长!妈的可疼了!”

    虞幸目光落过去,只见阿德手里的灰色虫子足足有大半截拇指那么长,最恐怖的是它的口器,又细又长,大概有两厘米,硬度比得上针了。

    虫子背上有复翅,徒劳地在阿德手里煽动,发出嗡嗡地声音,两颗豆大的复眼一会儿闭一会儿睁,恶心得很。

    孙哥没有刀疤那么不在意,他谨慎地说:“这虫子没见过,应该是山里的特殊品种,爱丽,你帮阿德看看虫子有没有毒,伤口深不深。”

    爱丽应了一声,一行人停下脚步朝阿德围过去,都想看看伤口,免得自己被咬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阿德恼火地把虫子扔在地上,一脚碾了上去:“死虫子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爱丽拉开阿德的衣领,却是大惊失色:“不好,真的有毒!”

    虞幸靠近观察,只见阿德被咬的伤口只是一个小红点,但红点周围的皮肤下面却迅速蔓延出了蛛网般错综复杂的青黑色,就像树根似的在血肉中盘踞。

    “得立刻处理。”爱丽打算从包里拿出解毒剂先注射进去。

    她忙活起来,芬利吸吸鼻子,疑惑道:“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味道?

    众人纷纷学他吸鼻子,然后七嘴八舌:“真的有!”

    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赶紧找找香味是从哪儿飘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觉得这个味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的呀,给阿德上过药我们赶紧走不咯?”

    虞幸其实刚才就闻到了,那是一股淡淡地奇异香味,让人觉得有点恍惚。

    他捂住鼻子,眼睑低垂,提醒道:“阿德,脚让开一下。”

    阿德一边抻着脖子接受爱丽的治疗,一边不明所以挪开鞋。

    顿时,古怪的香气更加浓郁,众人都是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因为这香气,是从阿德脚下的虫尸上传来的!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作推荐:雪鹰领主(我吃西红柿) 剑王朝 天火大道 九真九阳 风鬼传说 道医天下 逆天仙尊2 万界武神 绝世幻武

小说荒诞推演游戏已更新到最新章节 第八章 山中毒虫,全文免费阅读并且无弹窗广告。